電影《親愛的》還未下線,劉鳳英年僅2歲半的兒子小傑不見了,32歲的她或許不會去買一張電影票看看這部票房過3億講述打拐的故事,但她的孩子若沒法順利找回,她很有可能要面對和電影里的一些情節相似的地方。
  根據家屬們四處查看監控視頻發現,19日,小傑是被一個年輕女子在增城新塘西洲村劉鳳英自家門口的不遠處順手“牽走”的。目前,當地警方已將此確定為拐賣兒童案立案,正加緊偵辦。
  母親睡一覺,孩子不見了
  增城新塘鎮的西洲村,劉鳳英一大家人居住在此已有十餘年了,自從有了兒子小傑後,劉鳳英的丈夫李先生每日外出賺錢,她則在家帶孩子。
  10月19日,劉鳳英和往日一樣帶著小傑來到了新塘大道西嘉泰酒店後門處的妹妹家,午飯過後,劉鳳英哄孩子睡覺時,自己也頗有些困意,隨即便也在床上睡著。“下午2點40分,我妹妹說帶小傑去我父母開的士多玩。”劉鳳英說,這也是常有的事,其並未留意,扭頭又繼續休息。
  當日下午3時30分許,劉鳳英被一串急促的電話鈴聲吵醒,電話那頭妹妹焦急地說:“小傑不見了。”
  一可疑女子,超市帶走孩子
  根據劉鳳英的妹妹回憶,當天下午2時40分許,小傑並未和她一起前往士多,而是在離士多約30米遠的好又多超市後門處停了下來,玩弄著門口的“搖搖車”。
  “這附近都是熟人,小孩子平常也是一個人這樣玩的,感覺沒什麼危險。”劉鳳英的妹妹說,見小傑不肯離去,她便獨自前往士多,“超市裡面還有個兒童樂園,我們給小傑辦了季度卡,小傑一般玩一會‘搖搖車’後便會自己前往兒童樂園玩耍,平日里都是這樣的”。
  可怕的事情終究還是來了。劉鳳英的妹妹在當日下午3時10分許再次前往超市時,裡裡外外都沒有見到小傑的身影,慌了神她連忙跑回士多喊人幫忙,一家人在周圍找了近一個小時仍舊無果後,眾人才開始覺得小傑被“拐走了”。
  隨後小傑的家人趕往超市,希望查看超市的監控視頻。根據監控視頻顯示,小傑在當日下午3時3分許,被一名年輕女子從超市後門牽走,當時該女子懷中還抱著一個小孩。
  可疑女子住處,已人去樓空
  家屬們隨後報警,據悉當晚增城警方出動警力近百在西洲村找尋,但最終無果。家屬們此時也並未閑著,拿著小傑的照片及監控視頻中女子的照片四處詢問。“很多人都說見過那名女子,說她經常在超市出沒。”劉鳳英說,一家人隨後在新塘大道西附近多家超市的監控視頻內發現了該女子身影。令人遺憾的是,當天始終沒有找到知道該女子居住在何處的人,直至第二天。
  20日早上9點鐘,小傑的姑媽在大塘基東路1號4樓的陽臺上發現了有些眼熟的小孩衣物。“我們出門尋找,除了認人的面孔外,還記得那個女子所穿的衣服和兩個小孩所穿的衣服,我當時肯定4樓的衣服就是另外一個孩子的衣服。”小傑的姑媽連忙喊來親戚,上門查看,但敲門聲在狹長的握手樓走廊內迴響了十餘分鐘仍不見有人開門後,大家選擇了報警。
  “人已經不在裡面了。”劉鳳英說,她滿懷希望等待警方打開了門,但裡面空無一人,“我當時就癱在了地上,感覺很無助,出了新塘,出了廣州,全國這麼大,我應該怎麼找……”
  劉鳳英隨後覺得親屬認錯了衣服,但4樓其他住戶在看到監控視頻的截圖後說,圖片上的女子就住在401,這也讓劉鳳英有些絕望。
  昨日下午,該棟樓的房東也告訴記者,401內住著3個人,一男一女外加一個小孩,男的來自廣西,女的來自湖南。“住了大半年,但並未登記相關信息,月租金280元,10月份的租金已經繳納。”房東還表示有這一男一女的電話,已提供給了警方。
  網友接力轉發“希望孩子能儘快回家”
  小傑走失的消息傳出後,熱心的網友們紛紛通過自己的微博或是微信轉發給朋友,希望若有人看到了小傑,儘快通知警方或小傑的父母。
  有熱心網友也@了公安部打拐辦主任陳士渠,而陳警官也在隨後轉發了該條微博,並表示“已部署調查”。截至記者發稿,該條微博已被轉發了500多次。
  “人人都出一份力,相信小傑能很快找到。”一名網友表示,最近看了《親愛的》頗有感觸,也更加關註被人販子所傷害的家庭,“希望小傑能平安歸來”。
  假如……
  父親很懊惱:小傑從他背後被帶走
  “我今年32歲,我丈夫42歲,年紀都大了,如果小傑找不回來,以後的日子可該怎麼辦。”劉鳳英凄苦地說。在其父母的士多門前臺球桌上,堆滿了各式材料,這都是為尋找小傑準備的,親戚們還打印了不少關於小傑的彩圖。
  小傑的父親很懊惱。他表示,根據超市監控視頻顯示,小傑被嫌疑女子牽出超市後,恰巧經過士多門口,而他那時正在門口坐著和朋友閑聊。“不過我當時背朝馬路,而且由於太陽很大,我在背後還放下了一張帘子……”他說,如果不拉帘子,小傑肯定能認出他的背影,喊一聲“爸爸”,也能“躲過一劫”。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劉鳳英說,她希望好心人能幫忙留意一下小傑,如果發現了疑似小傑的孩子,可以撥打她的電話“13925069208”。
  延展
  城中村複雜要看緊孩子
  《親愛的》電影中的主人公原型孫海洋的孩子也是在城中村丟的,他記得那是2007年的10月9日晚上8點多,正在打盹的他忽然被妻子叫醒,說孩子不見了……鄰居們則表示,他的孩子是被一個“親戚”給領去玩耍了。
  隨著城市化的進程,城中村因地段和租金低兩大特點吸引了大量務工人員租住。
  “留守兒童的問題已越來越突出,所以現在很多進城務工人員會考慮把孩子帶在身邊。”一名研究社會學的專家表示,外來務工人員中,大部分父母因工作原因對孩子的管教和監護是有疏忽的,“比如說讓孩子在巷子內單獨玩耍,而自己卻在屋子內忙活”。
  該專家稱,城中村人群混雜,導致這裡無論是搶奪還是誘惑孩子,犯罪分子下手更為容易,“比如你在城中村看見一個大人抱著小孩,而小孩在哭鬧,大人說孩子淘氣,這樣或許一些人會真的相信”。
  “根據早年的一份媒體報道顯示,昆明的兩條城中村———官渡、西山,兩年內丟失了兒童200名。”該專家說,這從一個側面反映出了城中村更讓犯罪分子所“喜愛”,雖然現在的情況已好了很多,但城中村所存在的種種問題還是沒有完全解決,所以父母應更加留意,註意監護,“而不是像在老家一樣,將孩子放養,否則很難保證不會出現意外”。
  (線索提供:佚名200元)
  採寫:南都記者 龍瀚 謝亮輝  (原標題:誰伸黑手)
創作者介紹

maggie

bv08bvlil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